紀錄片遇見非遺 生動見証中華文明綿延傳承的歷史

 【文藝觀潮】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進一步加強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指出保護好、傳承好、利用好非物質文化遺產,對於延續歷史文脈、堅定文化自信、推動文明交流互鑒、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具有重要意義。《意見》提出要加大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播普及力度,並指出三條實施路徑:促進廣泛傳播,融入國民教育體系,加強對外和對港澳台交流合作。其中,明確提及了要“支持加強相關題材紀錄片創作”。這一表述,既是對近年來紀錄片在保護、傳承和推廣非物質文化遺產上所起到的積極作用的肯定﹔也是對接下來紀錄片將如何更好助力非遺綻放時代新活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期待。近年來紀錄片和非遺越走越近,涌現出一大批產生較大社會影響的非遺題材紀錄片。比如,《傳承》《我在故宮修文物》《指尖上的中國》《了不起的匠人》《錦繡紀》《中國手作》《百年巨匠·非遺篇》《年畫·畫年》等,紀錄片已經成為傳播普及非遺的主要影像載體,是助力非物質文化遺產實現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的重要方式。

  已成為傳播普及非遺的主要影像載體

  對於非遺的傳承保護而言,以父子傳承或師徒相傳為主的傳統方式,不僅傳播渠道單一、影響范圍狹小,而且有時候還面臨著工藝細節、流程規范、文化價值等諸多非遺文化精髓失傳的風險,更遑論推廣普及。以真實性為核心特征的紀錄片,與其他影視藝術類型相比,承擔著更為鮮明的文獻價值。當紀錄片把鏡頭對准非物質文化遺產時,能夠用影像記錄的方式大幅提升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保護的安全性,這也是非遺題材紀錄片創作的初心所在。

  紀錄片《傳承》從第一季到第三季,猶如一部不斷自我革新的非遺文化影像志。但不論影視技術如何創新、拍攝手法如何更迭、敘事方式如何變化,用鏡頭忠實記錄、探索中華大地上豐富的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主創們始終如一的創作初心。再比如,《指尖上的中國》以八集的體量真實記錄了龍泉青瓷、梧桐古琴、須派核雕等十多位中國國家級非遺傳承人及世家傳人的故事。作品表現他們與眾不同的生活與精湛技藝,挖掘手工藝背后不為人知的故事,並在悉尼中國文化中心等駐外機構播出,在向海內外觀眾生動講述中華古老手藝的歷史和傳承故事的同時,也使這些國寶級手藝得到拯救、保護和傳承。

  在保護為主、搶救第一、合理利用、傳承發展的理念指導下,紀錄片能夠記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技術細節、工藝流程、社會現狀和文化價值,以直觀的影像方式收集、記錄和整理相關數據,讓豐富寶貴的非遺文化資源獲得永久的影像留存,進而成為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傳承的重要影像支撐。

  是對外展現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有效途徑

  紀錄片在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傳承方面,所能發揮的作用遠不止於文獻記錄。當前推動紀錄片高質量發展是產業發展的內在訴求,在此背景下,許多精品非遺題材紀錄片堅持守正創新,尊重非物質文化遺產基本內涵,弘揚其當代價值,通過敘事手法、影像呈現、技術革新等方面的創新,讓古老的非遺“活”起來。

  真實性,一直是紀錄片的首要屬性。但伴隨著美學追求的多元化,創作者從非遺主題發散開來,發掘更多的鮮活故事與文化精神,“紀錄片故事化”也成為非遺紀實影像追求的目標。譬如,紀錄片《傳承》雖以表現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為主題,但無論是故事化的敘述手法,還是對鏡頭畫面的極致化捕捉,再或是解說詞的年輕化處理,這些貼合時代的創新蛻變,喚起了人們體驗、觀看和探究非遺文化的興趣,吸引著更多年輕人走近非遺、認識非遺、熱愛非遺。紀錄片《香事中國》通過對合香、香雕等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的抽絲剝繭,帶領觀眾探究中華傳統香事文化的本源。

  隨著影像技術的更新迭代,以圖像消費為主導的變革已成為社會現實。在技術美學的加持下,通過對精致唯美的視聽畫面的追求與呈現,吸引觀眾目光,帶來飽滿的審美體驗,已成為非遺紀錄片“出圈”的重要手段。紀錄片《錦繡紀》很多地方都用了百微鏡頭,甚至自制了超微鏡頭接環,而隨著接環增多,鏡頭穩定難度提高,即使自制了沉甸甸的雲台,拍攝時,一次呼吸仍會捎帶鏡頭微顫,所以很多鏡頭都是攝影師屏住呼吸完成的,帶給觀眾獨特的視覺沖擊和審美體驗。

  值得一提的是,非遺也是對外展現中華文化,講好中國故事的有效途徑。致力於打造成“記錄中華優秀文化發展的視聽百科全書”的《中國符號》,其大部分表現主題都與非遺文化直接相關。紀錄片《茶,一片樹葉的故事》不僅講述了千百年來中國茶文化的傳承故事,更通過茶葉聯絡起從東方到西方、從遠古到現代人類情感,真正講述了世界范圍內的“茶人”“茶事”,成為中國首部全面探尋世界茶文化的紀錄片。

  在新媒體平台釋放出巨大傳播能量

  近年來,隨著媒體融合的深入推進,新媒體迅猛崛起,不僅成為紀錄片傳播的重要陣地,改變了人們以往的視頻消費習慣,而且還深度介入產業鏈條,為紀錄片注入互聯網基因,積極重塑紀錄片的規則和版圖。在這種融合態勢下,非遺題材紀錄片也迎來了蓬勃發展。

  一方面,在新媒體平台上非遺紀錄片釋放出巨大的傳播能量。比如,紀錄片《我在故宮修文物》在互聯網的走紅,讓更多年輕人看到並愛上了那些故宮裡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技藝,了解了世界頂級的文物修復技藝,並深深地為傳承人們的工匠精神所打動。同樣走紅網絡的還有《了不起的匠人》,該片用絕美的視覺表現和對匠人精神的深度挖掘,全幅呈現了手工匠人在當下的生態圖景,一躍成為全網刷屏的現象級紀錄片。

  另一方面,新媒體平台紛紛布局非遺內容。比如,抖音推出的“非遺合伙人計劃”“看見手藝計劃”,讓非遺內容成為平台寵兒,依托電商,為非遺在抖音打開新市場。快手發布的“非遺帶頭人計劃”則通過短視頻科技、互聯網社交基因等資源優勢,活化非遺技藝,培育非遺帶頭人,並通過一系列的創意傳播事件,助力非遺傳承,實現非遺復興等。可以說,在非遺紀錄片的帶動下,新媒體平台發現非遺內容的巨大文化價值和商業價值,非遺正在年輕人中間刮起一陣陣潮流風尚,這一切都將有助於非物質文化遺產的保護傳承實現良性增長循環。

  人事有代謝,往來成古今。一如《意見》所強調的那樣,非物質文化遺產是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中華文明綿延傳承的生動見証,是連結民族情感、維系國家統一的重要基礎。古老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歷史意義和文化價值,正在通過以紀錄片為代表的創作載體和傳播手段而綻放出全新的時代活力。相信,在紀錄片與非遺攜手同行的道路上,不遠的前方必將還有更大的驚喜等待著我們去探索實現。